平顶山机械·发票查询哪里可以开
2021-05-07 15:47:21   点击:

  比如芸芸不看书,冰锋去逛书店,她就在门口太阳底下站着等他。这样在你认为是缺点,在她自己看来从来不是缺点,这样的话,这个人就脱离你的价值体系,你就根本不能判断她。包括芸芸喜欢冰锋,从来不是因为文艺,而是觉得冰锋有前途,很踏实。所以人家根本就不在意文艺不文艺,她的价值体系和冰锋不一样,那你就无法评判她。所以要给芸芸一个自己的逻辑,她能够自洽,她从头到尾都没有放弃过这个逻辑。而且到了八十年代,社会开始分层,人可以实现上升,当时芸芸有这样一个敏感的意识,谁都没有。她知道可以改变自己,有一个往上走的机会到了。所以,只要让她有一个完整的逻辑性,而且不在外界给她评判,这个人物就写好了。

  在这个层面上,《受命》是一本似是而非的小说,里面书写的是关于不确定的记忆,但我又把这种不确定放在确定的年代、真实的日常生活中,这二者之间的反差,就形成了一种内在的张力。

  和张小梅无奈分手后,被动接受白映雪的爱情,确立了恋爱关系,高小兵一直感觉对不住秦书桂。他看得出,秦书桂比他更爱白映雪,对她言听计从百般讨好。白映雪似乎对秦书桂也有一点恻隐之心。虽然说爱情是自私的,但秦书桂毕竟是他们的好朋友,出手大方殷勤慷慨。人心都是肉长的,他家经济宽裕,他何苦要跑到外地去吃苦呢。留在西京城难道就没有出路和发展了吗?除非是白映雪和自己恋爱打击了他,让他处心积虑编织的网破碎了。遇事高小兵显得特别冷静,他写了一首诗给白映雪看:远方的路平步青云的人,惊叫:好大一张网;贫困潦倒的人,高呼:到处都是墙我和 你悠悠的逛,一条路通向远方。

  《记忆记忆》,[俄]玛丽亚·斯捷潘诺娃著,李春雨译,中信出版集团2020年11月出版

频道本月排行